[个人日记]
上一篇日志| 下一篇日志| 返回日志列表
转载到我空间
复制本文网址
大字体

可以跪天地神佛为何不能跪拜老师

发表时间:2007年09月11日 18时03分
               可以跪天地神佛为何不能跪拜老师
《数百中学生跪谢疯狂英语?》的报道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李阳一时成了舆论的焦点。针对徐小平提出的“鼓励活人像另一个活着的东西下跪是践踏学生尊严”的说法,李阳表示“徐小平就是一尖酸文人,其文风完全是文革腔调,太偏激了”,但“我尊重有思想的人”。对于网友“下跪类似于宗教信仰的迷信”活动的看法,李阳表示,中国人可以跪天跪地跪拜神佛,为什么不能跪拜老师,与其给神佛下跪还不如给老师下跪。(9月11日新快报)
       笔者对李阳并不十分了解,虽说对其博客中“宏大”的跪拜图也颇有微辞并且认为其有做秀之感,但我感觉舆论逐渐变味的“贬李”大潮似乎比李阳更加过分。我不想评价做为李阳同行的徐小平说过什么,但我很欣赏李阳的这句话:中国人可以跪天跪地跪拜神佛,为什么不能跪拜老师,与其给神佛下跪还不如给老师下跪。
       我发现中国人有一个习惯,宁可相信虚幻不愿意相信真实,宁可崇拜死人不愿意尊重活人,宁可注重形式而不在乎内容。几乎到处都在斥责道德的沦丧,几乎整个社会都在呼唤教育界的感恩,几乎每个人都在倡导对教师的尊重。但怎么寻回远去的道德,没人知道;如何让教育界学会感恩,无人知晓;怎样去尊重教师,更多的人是彷徨。现在的中国人几乎是在一种虚幻的“尊重教育”中生活,因为很多人们知道去想,却不知如何去做;因为很多人更愿意去说,而不想去做。更为可怕的是,如果有人感为天下先尝试一下的话,马上就会成为世上之大不韪而遭人斥责。这虽有违于事理,却很是符合国人的性格。
       当人们穿着说古不古说今不今的“古服”在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虔诚中一遍又一遍祭拜着那些仙去几千年的先贤时,我们可以理解,因为这是一种理想;当人们耗费钱财大兴土木在烟雾缭绕中去跪拜那些有可能只存在于太史公笔下的祖先时,我们可以宽容,因为这是一种信念。但唯独到了有人跪拜老师的时候人们却勃然大怒,这似乎与国人尊师重教的口号自相矛盾。  
       如果是为了正确的引导,那完全没有必要对李阳上纲上线;如果是为了解决问题,那更没有必要对李阳口诛笔伐。但现在连“洗脑”、“传销”都出来了,岂不可笑 ?
       诚然,比跪拜更好的谢师方式还有很多,但人们却并没有从这个角度看问题,更忽略了时间、地点、环境这几个重要的因素。其实,在不同的场合里,洗脚和下跪没有任何区别。如果是做秀,洗脚也是一种做秀;如果是真心,下跪也是一种真诚。
       李阳会依然继续他的疯狂教育,喜欢崇拜土偶的会延续他们的“寻找回忆”,仿古的接着仿古,崇洋的接着崇洋,只是有一个问题很是让我这样的人难以理解:中国人可以跪天跪地跪拜神佛甚至可以跪拜外国舶来的耶稣,为什么不能跪拜老师?  
上一篇日志| 下一篇日志| 返回日志列表

发表评论
  取消
Copyright ? 1998 - 2007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